美丽的紫阳花故事(童话)










 

原著:安房直子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间谍新一 译


小巷的深处,有一家小小的伞店。

门前挂着很大的招牌--“修伞”。

下了好几天的雨今天终于停了,全街的人都把坏了的雨伞拿到这儿来了。

顾客们都说:“非常急的,请快点帮我修好吧,不然不知什么时候又要下雨了。”

就这样,伞店的主人埋在山一样多的坏伞堆里开始拼命地工作了。

这个修伞匠虽然还很年轻却很能干,那么多的伞在傍晚来临之前就全部修好了,顾客们取走了伞,不知不觉就挣了很多钱,是平时的三倍之多。

修伞匠非常高兴。

“马上就可以修屋顶了,而且还可以买新的窗帘呢”

在独住的小屋的二楼挂上个纯白色的窗帘是修伞匠一直的愿望。

“另外,还可以买套画具,还可以买个新吉他,还可以……” 

啊,想要的东西还很多很多呢。



第二天,他就出去到街上买窗帘、画具和吉他了。

天上下着绵绵的细雨。

到街上还有很长的路程,但是,他轻盈地快步地走着。

在到街上之前还有个转角,那里有一个很低的墙根,走到那儿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小女孩孤孤单单地站在那儿,在刚要走过去的时候修伞匠停住了脚

步。
小女孩穿着浅蓝色的衣服,伞也没打,孤零零地望着远方,修伞匠用自己的大黑伞遮住了小女孩。

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

修伞匠问道。

小女孩抬头看了看修伞匠。苍白瘦弱的小脸上,一双大大的黑眼睛仍有灼灼的光芒,在穿过你的心灵。

“你没带伞吗?”

小女孩点了点头,短短的娃娃头飒飒地摇晃着。

“你没带伞吗?”

修伞匠又问了一次。

小女孩又点了一地头。

“这样啊?那可不好哦。”

这个修伞匠一说到伞的事就比别人更加有劲了。

“再怎么是孩子,自己不带伞可是不行的哦。”

那个时候修伞匠重新想了想自己的沉重的钱包,改变了原来的想法,于是高兴的说:

“哎,小姑娘,我给你做把新伞好了。”



小女孩高兴地笑了:

“谢谢你“

“我现在就要上街去了,一起去选你的伞布吧。“

就这样,高高的修伞匠和一个小小的女孩一起去街上选洋伞布去了。

雨,还在下着。

修伞匠和小女孩在百货商场换乘了好几个电梯来到了卖伞布的地方。

商场里面挂着很多波浪一样的布。

小女孩看上了一块蓝色的布。

小女孩指着的是一块标价很贵的布,是白窗帘的三倍之多。但是修伞匠很高兴地买了,他认为可以做一把好伞。

然后,修伞匠和小女孩又去了屋顶上,那儿有张很大的桌子被大伞遮着,他们去伞下喝了汽水,吃了冰淇淋。

“伞做好后就给你送去,你家在哪儿啊?“

修伞匠问道。

“送到那儿就好了。”

小女孩回答说。

“那儿是哪儿啊?”

“就是刚才那个墙根。”

“好吧,那就明天早上,那儿见!”



两个人就这样约好了。

修伞匠用比来的时候更快的脚步走了“早点回去,做把最好的伞。他这样想着,连修屋顶和白窗帘还有画具和吉他的事都完全忘干净了。

那天晚上,修伞匠一直细心地做伞直到深夜,就这样,一把蓝蓝的伞就做好了 ,在零乱的作坊上,修伞匠打开了小蓝伞。

形状也好、张力也好,真是一把好伞啊!

这和大海的颜色是一样的,也很像雨后天空的颜色。

而且,在这把伞下就像进了一个有淡蓝色的小屋顶的家一样,蒙上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。

“多么好的一把雨伞啊!”

年轻人这样说着,也觉得自己的手艺是多么好啊。

第二天早上,修伞匠在墙根转角处见到了小女孩。

“伞做好了哦。”

修伞匠把小蓝伞打开,递给了小女孩,紧绷的新伞上雨点的声音在滴滴答答地响着。

“好像大海的颜色啊。”

小女孩说。

“恩,我也觉得呢。”

“打着这把伞就好像在一个蓝色的屋顶的家里面一样呢。”

“对啊,我也那样认为呢。”



修伞匠变得非常高兴,但是,蓝房顶的家是那么小,都容不下两个人。

修伞匠敲了敲了小家门:

“小姑娘,在家干什么呢?”

……啊,多么漂亮的一把雨伞啊!

过了一会儿小女孩打着伞走了。

在淅淅沥沥的细雨中……


从那天起就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。

修伞匠回家后就看到门口站了很多女孩子,正在等着修伞匠。

“啊,是修伞吗?”、

修伞匠热情地笑着问道。

“不是。”

有个人说了。

“师傅,我想要把新的伞。”

“新伞?”

“恩,可以给我做把新的蓝伞吗?”

“我也要。”

“我也要。”

“我也…”

……


修伞匠惊奇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。

“请快点给我做把蓝色的伞吧/”

没想到,客人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于是,修伞匠又去了街上买了很多蓝色的布料和其他做伞的材料。

就这样,从那天晚上开始,修伞匠一坐在作坊里就没日没夜地忙了起来。

“为什么订做新伞的顾客一个接一个地来了呢?”

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修伞匠就有很多钱了。

过了不久,又有从大街上找着来的女孩要定做蓝色的新伞了。

有一天,在报纸的一个角落里,有这样一条消息:

“今年的伞的流行趋势不管怎么说是蓝色,而且很奇怪的,小巷里的小伞店定做的是最流行的。”

在这之后,又有更多的女孩子蜂拥而至来伞店订伞。

小店里顾客容不下那么多,他们就排在路上了,队伍一直排到几个转角之后,一直往大街的方向延伸着。

在人群中,也有偶尔来修伞的,修伞匠目不转睛地埋头工作着,是谁的伞都记得清请楚楚。

有一天,修伞匠叫街上的漆匠来重新做了块新招牌,上面写着:

        定做蓝雨伞,谢绝修伞!

经常有人,来取以前的修的伞,但是一把也没修好。

“不好意思,太忙了。”

修伞匠一直这样辩解道,现在修伞匠已经是一看到伞架折了的或是有破洞的伞就感觉厌恶了。

一切都在意料中变化,伞店的屋顶已经是新的了,二楼的窗子也挂上了最好的花边窗帘,新的画具和棕色的吉他也静静地躺在东南的一角……还有新

的东西在不但加入这个阁楼……可是他现在却觉得,眼前的一切那么惨白没有生气

即使如此,蓝色雨伞的订购也从未停过。

那一天,又来了个催促修伞的客人。

“啊,修伞吗?真是不好意思,很忙呢,请再多等两天吧。”

修伞匠连客人的脸也不看地说道。

又过了十天。、



在报纸上出现了一条这样的广告。

“下雨天最好是打柠檬色的伞,OOO商场”

就这样,不知为什么,从那天起蓝伞的订购眼看着越来越少了。

人们都争先恐后地去那家商场买伞了。

没过几天,这次街上的女孩子们都打着商场卖的柠檬色雨伞了。

来小店的客人一个也没有了,只有招牌和屋顶还有窗帘还是新的,修伞匠呆呆地坐在小店里。

今天也是下着绵绵的细雨。

那天,店里来了一个淋着雨的小顾客。

“那个……”

“嗳,是谁啊?”

修伞匠思索着。

“我的伞,修好了吗?”

修伞匠凝视着客人,穿着浅蓝色的衣服的一个小女孩……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…灼灼的目光是如此地熟悉,还有那短短的娃娃头……

“噢,是那次那个小姑娘呢。”

修伞匠一下子想起来了,但是,伞是什么时候定做的呢?

“那把小蓝伞伞架坏了,好久以前就来拿过了的。”

小女孩说着。

修伞匠这才慌慌张张地在作坊里到处找,终于看见了躺在角落里的小蓝伞,伞架还是坏的,落满了灰尘。

“我来了好多次了呢。”

小女孩眼神变得忧伤起来了。

“对不起了。”

修伞匠说着。

“明天修得好吗?”

“啊,一定。明早上一定过来,还是那儿!”

修伞匠和小女孩约好了。

那天晚上修伞匠非常认真地把小女孩的坏伞修好了,说起来还是第一把沉淀真心做的伞呢。

从那以后,自己忘心地到底做了多少把伞呢……

现在那蓝色的伞到底又有多少还在街上呢?此时的心是灰色的…他不禁颤颤起来,心里空荡荡的。

第二天早上,修伞匠拿着那把伞出了店门。

不一会儿,就看见街角那个穿着浅蓝色的洋服的女孩了。

修伞匠飞快地跑起了来。

但是…… 走近一看,墙根那儿谁也没有。

只是不知在什么时候开了一朵淡蓝色的紫阳花,像一个蓝色的大绣球那样在雨中开着…伞匠站了良久,不知何时自己的心已被那蓝色的花给湿润

了……